您現在正在瀏覽: 首頁 » 媒體福大

媒體福大:

福建日報、新福建客户端(2020-10-15):閩台傳統建築,如何重煥光彩?

發佈日期: 2020-10-15    作者: 吳洪    閲讀:

 

 

福建日報·新福建客户端 10月14日(福建日報記者 吳洪)剛剛過去的“十一”黃金週,福州三坊七巷、永泰嵩口古鎮、漳州歷史老街等主打傳統風味的景點備受省內遊客青睞。閩台傳統建築文化一脈相承,在台灣散落着許多源自福建的古建築,它們既是閩台之間同根共源的歷史見證,也是閩台百姓情感聯繫的橋樑。

近日,2020年海峽兩岸古建築交流研討會在福州大學舉辦,並在台北設立分會場,兩岸業界專家學者通過網絡連線的方式共聚一堂,共同探討閩台古建築的文化淵源、保護傳承及活化轉型。

特邀嘉賓:

中國民族建築研究會民居專業學術委員會副會長 戴志堅

台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教授 李乾朗

福建師範大學閩台區域研究中心主任 謝必震

台灣華梵大學智能生活設計學系教授 徐裕健

福建工程學院設計學院台籍教師 楊寶華

 

守護傳統建築的文化温度

記者問:福建與台灣一水之遙,閩台傳統建築既保持了中華傳統建築的共同特徵,又隨着福建移民遷徙入島,而呈現出鮮明的閩台特色。請問,閩台傳統建築最大的特色是什麼?閩台攜手傳承與保護傳統建築的意義何在?

戴志堅:由於台灣早期移民主要來自福建閩南地區,因此紅磚古厝的閩南派建築是台灣最常見的建築形式。不過,在風格、流派上,這類建築又因地域不同有所差別。比如,泉州派建築的用料修長,瓜筒多呈瘦長的木瓜形;漳州派建築的用料粗壯,瓜筒多呈圓肥的金瓜形。台中霧峯林宅、台北板橋林宅就是漳州派的建築風格,台北艋胛龍山寺、鹿港龍山寺則是泉州派的建築風格。由此可見,在閩台傳統建築文化的交融過程中,以福建文化向台灣地區延伸為主流,而閩南文化是最主要的影響源。

李乾朗:台灣傳統建築除了具有閩南派特色外,也受到福州派、客家派等其它福建派系民居建築風格的影響。比如台中霧峯林宅的花廳,就是典型的福州式屋架;新竹縣北埔天水堂姜屋、屏東縣佳冬蕭屋等客家傳統建築,雖呈現出南北各異的在地化客家建築風格,但宗祠、公廳等都再現了客家人家族聚居的特點。閩台共同保護好有歷史淵源的傳統建築,就是在傳承文化、守護歷史,讓更多台灣民眾意識到台灣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。

謝必震:早期台灣許多閩南派建築的木材、石材、磚瓦等建築材料是從閩南運送來的,有的石雕甚至是在福建雕好之後再運到台灣安裝。因此,閩台傳統建築上的裝飾,無不深深地烙着中華傳統文化的烙印,內容題材則多典出於古代文學典籍、歷史故事、章回小説、神話傳説、民間傳奇等。許多年來,閩台民眾出入古宅祠堂、寺廟宮觀等傳統建築,耳濡目染、潛移默化,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早已注入心田,成為彼此共同的文化認同,這是去不掉的“中國化”,也是台灣文化的“根脈”所在。


當都市建設遇上歷史古蹟

記者問:古建築是歷史文化的載體,是城市記憶的靈魂所在。我們該如何處理好古建築保護與城市發展的關係?兩岸業界有哪些經驗可以介紹?

戴志堅:對於重要的文物建築、歷史建築,應堅持修舊如舊的原則,堅持“三原性”——原材料、原工藝、原設計。比如,修復時要堅持木、石、磚、土泥等原汁原味的材料,如果用了現代的水泥、鋁合金、琉璃瓦等材料,就把文化遺產破壞掉了。對於普通的古建築,則可以借鑑現代科技手段讓古建築得到合理保護,比如利用鋼柱鋼樑來強化古建築的結構等。閩台業界應加強溝通與交流,傳承共同的建造技藝。

李乾朗:台北府城的北門叫做“承恩門”,落成於1884年。從1977年至2016年的39年時間裏,這座歷史古蹟的北面一直被高架橋擋住。直至2016年,這座高架橋才在各方呼籲下拆除完畢,使“承恩門”重現往日風采。因此,當都市建設遇上歷史古蹟,應當首先注重一座城市的人文價值,因為它承載了一段城市的歷史,這種特有的價值不應受任何政治意識的影響。如果城市開發時遇到了不得不移動古建築的情況,可以為將原有的材料拆卸下來,再移動到合適位置重組,盡力在開發與保護之間尋找到平衡點。

徐裕健:古建築的修復與利用是解決都市可持續發展力量的出口。在台北,除北門基本保留、西門已拆除外,南門、小南門和東門都是復建的。如果在都市發展的洪流裏,能建立科學規劃體系,充分保護好傳統建築,古建築就能成為講好都市故事的户外博物館,從老宅變成都市發展的新力量。當然,在保護與開發的過程中,僅靠地方政府投入是不足夠的,還要發動民眾的力量,共同去開展社區營造,可以找到共同的歸屬感。以三峽老街為例,那是台灣東北部最長的老街之一,曾面臨房屋破敗、人口外遷、業主搬離等諸多問題。後來,在地方政府的輔導和監督下,以民眾意願為主體,引入各領域專業人士共同改造,不僅完善了舊有的建築風貌、街巷格局、公共設施等,也推出了新的“商圈”,整體提升了老街的經濟營收。

 

活化古民居助力鄉村振興

記者問:近年來,福建引進台灣鄉建鄉創團隊開展鄉村振興工作。在美麗鄉村建設中,傳統老建築可以發揮出怎樣的作用?如何實現“活化”,為鄉村振興注入新活力?

謝必震:無論是傳統老建築本身,還是附着在老建築上的裝飾藝術,都可以變成文化創意產品,比如扇子、杯子、T恤、書包等,這不僅豐富了鄉村遊的內容,也傳承和傳播了傳統文化。在這方面,台灣有不少可以借鑑的經驗和做法,兩岸鄉建鄉創團隊要多溝通多交流,把福建豐富的古民居資源實現歷史再現、文化再生,為鄉村振興提供可持續發展的生命力和吸引力。

徐裕健:台灣鄉村社區營造起步較早,最主要的經驗是“活化”。以活化古民居為例,鄉村裏部分條件比較合適的古民居,可以通過修復,變成吸引遊客“過夜遊”的民宿,體驗傳統民居的生活方式。活化最大的意義是賦予原本沉睡的資產新的社會意義,為年輕人提供就業崗位,從而吸引更多青年留在鄉村,一起投入鄉村社區營造,實現可持續化的運營。

楊寶華:近段時間,有多支台灣鄉建鄉創團隊活躍在福建鄉村,參與鄉村振興工作。僅在永泰,就有嵩口鎮、長慶鎮、同安鎮等鄉鎮聘用了台灣團隊,可見閩台業界在鄉村社區營造方面有着廣闊的合作空間。不過,在活化傳統鄉村的過程中,應避免急功近利,一味引入外來資源、發展外來產業,導致傳統在地化特點喪失。比如,永泰莊寨超過2000座,在修復與保護的過程中,應當努力挖掘其中的文化價值、對接特色產業,讓各地莊寨成為帶動當地傳統產業轉型發展的助推器,如此傳統村落才會活化,農民才能增產增收,真正實現鄉村振興的目標。


記者點評>>>

無論城市建設還是鄉村發展,不可避免地都要面臨新與舊的碰撞。對於一座城市來説,修復、保護古建築,不僅僅關係到一幢幢建築的風格,還關係到一座城市的文化內涵與底藴;對於一個村落而言,修復、保護古建築,不僅僅為了留住鄉愁,還為了給鄉村振興積蓄文化、旅遊等產業發展資源。因此,當舊物件遇上新事物時,不能一味地以新取代,這已成為閩台業者和專家學者的共識。但古建築與現代居住環境該如何結合,才能讓古建築在修舊如舊的同時,又融入當代人的生活中,既體現歷久彌新的文化積澱,又發揮出活化後的經濟價值,仍需要兩岸業者深入探討、攜手並進。




福建日報://fjrb.fjdaily.com/pc/con/202010/15/content_41870.html

福建日報-新福建客户端:

//share.fjdaily.com/displayTemplate/news/newsDetail/1108/840052.html?isShare=true&code=021MvVkl2ft3N547YVll2Kqij20MvVkl&state=isShare